星期日, 8月 17, 2014

公眾地方的便是"公眾"的@@?

事源星期四在聖士提反水上活動中心上獨木舟課程,如果大家有機會去過的話,便知更衣室非常細,繁忙時間十幾個大男人根本迫不進更衣室,如果只是換衫的話,有人會使用暢通易達廁所(即是傷殘人士廁所)。不過當日就有來聖士提反灣影相的新娘使用殘廁換衫,這個我們一眾男士也很包容,慢少少便慢少少,不過我換完衫新娘還未出來。教練便溫馨提示拍門問一問內裡有沒有甚麼,告訴外面還有學員要用傷殘人士廁所換衫。五分鐘後,教練再溫馨提示一次。之後新娘便出來,後面原來還有一個像化妝師的女士,她一開口便罵,說我們不包容一下云云(原文太爆,暫時不說)。我們不包容?不包容便一開始不給你用吧 =.=

新娘走了之後,我們也以為完事,怎料轉頭有一男子說要投訴云云,理由水上活動中心是公眾地方,他們有權在此換衫,拍門等於趕人走。這是甚麼道理來。中心設施原來不是學員優先,這個理由似曾相識的 --- 強國人士?走時發覺又不是,那個男人原來是攝影師,他們還有輛七人車,那又何苦用中心傷殘人士廁所呢 =.="

我自己便很介意自己白坐阻別人做生意,M記最少也一個蘋果批少不免,星巴克一杯咖啡也不過份。我自己便很討厭那些在食店或地獄開業的"流動補習社",當然還有無租線便在泳池開班的游水教練。大家可能問地獄又不是做生意的,包容一下不可以嗎?正如上例,地獄地方有限,桌子和椅子更有限,"流動補習社"在地獄做生意,一開業便幾個鐘。結果當然有讀者前來說沒有位用。我們來到,便隨意拿著書看,走法律罅,完全不覺是問題,引用今期熱話 --- "人無恥便無敵"

後話:當是那個化妝師說:「包容下新娘子好嗎?人家五個月粗身大細。」結果大家視線全集中到新娘子的肚,其實如果她不說,沒有人會特意看新娘子有沒有身孕。如果是我,我一定很後悔用這間攝影公司。